ifeng_share_thumbnail
北上广深不孤单 这些城市未来将步入超大城市行列 ——凤凰房产北京
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中国的城市化由城镇化向都市化演变,大型都市圈的作用在日益凸显。也就是说,未来我国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除了北上广深之外,包括重庆、天津、武汉、成都、南京、郑州、杭州、青岛等都有可能进入该行列。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ihouse.ifeng.com/detail/2017_03_18/51032700_0.shtml

北上广深不孤单 这些城市未来将步入超大城市行列

一财网
2017-03-18 10:54

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中国的城市化由城镇化向都市化演变,大型都市圈的作用在日益凸显。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教授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城市化的中后期,人口向大城市(群)集聚是普遍的国际现象,从人口密度和经济承载力看,我国的超大城市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目前,我国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仅有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未来超大城市的数量将达到10个或以上,重庆、天津、武汉、成都、南京、郑州、杭州、青岛等城市,均有可能步入超大城市的行列。

超大城市有望超过10个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认为,2010年之前,中国经历了“城镇化”,人口向大中小城市的平均流动速度差不多,人口流动没有选择性。2011年前后,中国从城镇化转入都市化,人口开始集中地流入一部分大城市和特大城市,人口流动表现出强烈的选择性,

在这种趋势之下,未来超大城市将越来越多。

以近邻日本和韩国的都市化进程作为参考,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说,日本国土面积相当于一个半山东省,其大都市圈人口占比的趋势是不断上升的,日本人口1.3亿人,有3600万都在东京都市圈;韩国人口5000多万人,有一半是集中在首尔都市圈。

再以国土面积与我国差不多的美国为例,任泽平说,其人口为3.2亿,按理来说,人地关系并不紧张,但过去几十年人口流动的趋势,大都市区人口的占比在不断上升,人口往大的都市圈迁移趋势不可逆转。

蔡继明表示,城市化率从来不是一个区域概念,而是一个全国概念。特大和超大城市理应继续大力吸纳农业转移人口,为全国的新型城市化战略做出贡献。他预计,考虑到我国总人口规模巨大,未来我国1000万人以上的城市数量应达10个以上。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也持相似的观点,他对第一财经分析说,中国是一个总人口接近14亿的大国,是美国、日本的多倍,目前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仅有北上广深四个城市,未来这一数量将达到10个或以上。

牛凤瑞说,中国不少省区的幅员和人口就相当于一个欧洲大国或者近邻的韩国,未来中国人口大省的省会都有可能发展成为超大城市。

广东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彭澎也对第一财经分析,中国有10个城区人口达到千万以上的超大城市十分正常。他说,我国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鼓励发展中小城市,但实际上人口一直在往大城市走,现在学界更倾向于走发展大都市圈的道路。毕竟大型都市在经济资源的集聚、效率和节约发展等方面更具优势。从国际竞争的角度来说,中心城市、城市群是一个国家竞争力的重要平台。

牛凤瑞分析,在城市化过程中,存在着以中小城市为主的分散型城市化和以大城市为主的集中型城市化两种思路。中国的人口基数大、密度大,耕地面积少,走集中型城市化的道路是更为理性而必然的选择。

“人口集聚、向大城市集中是一种必然的趋势。”牛凤瑞认为,城市发展的本质是人口的集聚,集聚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会产生外溢。尽管目前超大城市存在着大城市病的问题,不过这是大城市在取得效益时所必须支付的成本。“实际上,中小城市同样也存在问题,比如土地不够集约、资源浪费等。”

在这个过程中,我国的土地供应策略也应进行相应调整。蔡继明称,2006~2014年,20万人以下城市城区常住人口减少4%,但建成区面积却增长了21%;与此同时,1000万人以上城市的土地供应明显偏少。

蔡继明认为,应按照2016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落实人地挂钩政策,根据人口流动情况分配建设用地指标。特大城市要加快疏解部分城市功能,带动周边中小城市发展。

中原地产首席市场分析师张大伟也对第一财经分析,房地产市场在供给侧改革方面,最主要的就是,在库存压力小、人口流入较多的一线城市和二线核心城市要增加供给量,以及中小户型的供给。在库存压力比较大的地区,要严格控制土地的供应,减少甚至停止供应。

[责任编辑:徐丹(PO221)]

今日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