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专访】左晖:我又不是演员 ——凤凰网房产北京
说话的方式简单点,也别设计情节,营造什么粉丝效应。1971年出生的左晖,在几个月前刚刚过完他的46岁生日。跟随他的不惑之年一起进入下半程的,还有他一手创办的企业——链家。当然,这个下半程并不是“下坡路”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ihouse.ifeng.com/detail/2017_04_25/51067304_0.shtml

【专访】左晖:我又不是演员

凤凰房产
2017-04-25 14:52

说话的方式简单点,也别设计情节,营造什么粉丝效应。

1971年出生的左晖,在几个月前刚刚过完他的46岁生日。跟随他的不惑之年一起进入下半程的,还有他一手创办的企业——链家。

当然,这个下半程并不是“下坡路”。相反,过去两年,链家用一个漂亮的姿态,让整个行业重新认识了自己。今天的左晖和链家一起,迎来了从业十多年后的高光时刻。

2017年是链家成立的第十六个年头,相比其他的独角兽们,左晖和他的公司已经准备了太久。当他们终于开始走向舞台中央,成为台上的主角之一时,左晖对于受到赞誉和追捧最大的感受,却是“不习惯”和“惶恐”。

“像我们这种企业,享受不到任何独特的资源,所以我永远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去培养自己的核心的能力。”他说。

这家企业在短时间内快速进步,左晖身上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过去的左晖“声音”很小,因为不喜炒作,也很少抛头露面。但现在的他常常和这个国家最杰出的企业家们一起出现,分享自己的理念。凭着自己企业近年来的成绩,他几乎成了中国地产行业里最耀眼的老板之一。

舞台中央,一束强光打在他身上,左晖正在主持讨论“房地产战略转型会”,引导建业老板胡葆森,朗诗老板田明,明星创业人毛大庆讨论。他从来都不擅长这种工作。

与地产界其他一些富有“表演”才华的企业家相比,左晖并不是一个好的演讲者。也许是学理工科出身的原因,左晖喜欢举例子,用数据,一板一眼,极有条理。他更愿意谈已经做到的事,不愿意过度去讲想做,或者还没做到的事情。这也令他的演讲结构严密,逻辑清楚,但表达却缺乏魅力,很难感染听众的情绪。

而在链家内部,有着这样讲话风格的高管实际还有很多。这也就令他们在这个“遍地有风口”、“处处有概念”的时代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不容易营造粉丝效应。

但左晖似乎对这种事不屑一顾。他自称没有偶像,讨厌包装,也不轻易对别人下判断。他性格谨慎又天生骄傲。愿意正面回应质疑也讨厌无休止的争论。敢于承认错误,但也对自己认定的道理抱有坚定的信念。

这种鲜明的性格也给了链家一些不一样的气质。他们在过去十多年都相对低调,但一朝发力就轻易打破了行业局面。在做了十多年中介后,链家现在变得越来越像一家科技公司。

与左晖聊天的第一感觉是他的聪明。话里话外的意思,一般只问到一半,他就全明白你的用意。但他也是个相当直接的人,往往听明白了你的意思,就会直接按照他的逻辑回答。不会拐弯抹角,也不跟随。

同样经历过中国房地产黄金十年,也经历过鄙夷,“老中介”左晖和我们聊了聊心里话。

以下为左晖专访问答节选:

2017年还有哪些准备要做的事?

左晖:我是觉得从一个更大的视角去看,在过去几年或者未来的一些年,一直在做的事情,可能在2017年会做一些体现而已。这是我大概的一个总体的感受。你看我们过去无非做了这么几件事情,第一个就是在数据上面,我们做了非常多的工作,但是其实这件事儿已经做了十年了。但是呢,我自己觉得可能,比如说未来有一个预期这个数据什么样,我们明天可能大概做到20%或者说什么的,虽然我们今天已经做了7000万套房子数据等等的,也覆盖了300多个字段,但是我是觉得今天离我们想象的差距还是蛮大的,这个可能相对来说是比较长期的一个工作。

第二个方面,我们会希望通过线上和线下共同提升整个的交易的体验,因为我们有一个目标,比如说我们说流程线上化,我们希望未来做80%左右,虽然现在只有20%左右,就是有多少流程是完全被透明出来的,被线上大家共同使用的,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整个经纪人的职业化。我们链家虽然管这么多人,但我们内部的指标,更多在事儿上面,在人的指标其实不多,但我们今天其实也有很大的调整,我们希望在所谓的合格经纪人上面,多做一些工作,确立比较长期的目标,这也是我们在最近一直推动的经纪人职业化,这个事情。

你怎么看待过去两年的快速增长?

左晖:我觉得两方面都有。第一个,我觉得是市场的这种认知的落差,我举个例子,我们原来是10,今天是100,只不过过去的市场低估了我们,认为我们是1,今天我们是100的时候,市场认为我们是1000。但我觉得我们还是比较线性的过程。

第二,起码在行业里我们的确算是发展比较快,并且事实上我也觉得今天在来自于传统力量的竞争,是不够的。就是来自于传统平台的竞争是不够的,当然我们今天也看到很多新的竞争,也进新的领域。

所以呢,相对来说,我会觉得我们会淘汰比别人快一些,当然这种快,我觉得跟我们今天做的事儿几乎没有任何的关系,都是我们在过去做了很多的努力,来做到了今天的结果,而不是我们今天做的很多的事情。

那你怎么看待资本市场对链家的估值?

左晖:资本市场我觉得倒没有对我们高估,我自己感觉。因为资本市场的人都是那些最聪明的人。但是总体来讲,我觉得我们还是比较厚道吧。

过去你说过想让经纪人更有尊严,现在觉得做到了吗?

左晖:我自己是看这个行业的流动是不是比原来慢了?如果始终高速人员的流动的过程中,行业显然不是一个吸引的。因为我是知道钱是留不住人的,跟你赚到钱没什么关系,虽然说钱也很重要,但是跟这事儿没有太大关系,你要有基本的职业安全感和职业尊严。

所以如果行业总体的人员流动率变小,我觉得这件事儿在向良性发展,如果行业的流动性没有变得更好,那我觉得这个事情可能没有变得更好。我现在感觉起码链家在变好了,因为这个行业都是这样的,过去的十年时间里都是这样的,我们都是在前面跑,只要我们变好,大家都会跟上的。

为什么一定要做这件事,可以给公司带来更多好处吗?还是说它只是一种情怀?

左晖:我自己觉得使命感这个事儿听起来很虚,但我觉得是很实的,一个人也好,一个组织也好,存在肯定有它的价值。

所以就这个行业来说呢,就是你要想让消费者有比较好的服务体验,必须得让经纪人有比较好的体验,我们很难想象经纪人没有得到尊重的情况下他能尊重消费者,并且我也感觉到今天的消费者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严。

很多人批评链家的定价(中介费),也有人说我们在形成垄断,你对这些怎么看?

左晖:我看了很多行业,也看了很多社会的发展。我觉得第一个很正常,你们可以看到当新旧秩序交换的时候,往往就是从商业来看,市场反而变得更乱。然后在形成一个比过去更稳定的时期。互联网起来,阿里巴巴起来也一样,你一起来我们日子就变得很不好等等吧。我觉得新秩序交换的过程中,就好像会让市场变得更乱、声音更杂、大家质疑更多,乱花迷眼。

但对我们来说核心的核心,第一个,这些事情都很正常,每个人都有权利说自己的想法。第二个,最主要就是消费者有没有得到更好的满足,就是消费者是不是足够的喜欢,只要消费者得到满足,这件事儿就是对的,消费者利益会被更多的侵害了,那这个事儿肯定错了。

但还是会有人质疑这种规则的制定,它背后的依据是什么,你愿意回应吗?

左晖:我非常愿意回应。其实都是需要去交流的,你比如说中介费到底多高合适?就是这个是算出来的,都可以算出来。中介费、费率跟房价有一个关系,房价跟城市的公司有一个关系,经营的效率,一年能卖几套房子也有一个,是一个常数。经纪人从一笔佣金里拿到的比例,也是一个相对来说是一个常数。所以这么算就能算出来,不同的费率情况下,经纪人的平均工资的关系,所以一定有一个比较合理的状况。

假如说经纪人的平均工资相当于收益工资的0.8倍,那么这个行业招不来什么好人,因为经纪人平均工资0.8倍的话,它的中位数大概就0.6倍,就一定没有什么好的服务质量去做这个事情,所以都是可以去算出来的,这是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些规律告诉大家。

你心中有没有比较崇拜的企业家,或者有一个喜欢的企业家的排名?

左晖:我没有这个。因为我对别人也不了解,别人对我的企业也不了解。每一个企业,他的DNA你不一定搞清楚,他自己可能都不一定搞清楚,所以每个人都不一样。起码讲出来的成功的东西,肯定不是它真正成功的东西。

[责任编辑:安羿阁]

今日要闻

金科天玺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