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历史转折中的凌克(上)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0年,仍有“招保万金”光环笼罩的金地集团董事长凌克在首届中国地产人大会的舞台上挥舞手臂,向台下认真聆听的参会者灌输着他认为未来地产发展的三个趋势,他第一个观点就是,“未来的房子主要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ihouse.ifeng.com/detail/2018_06_02/51482238_0.shtml

历史转折中的凌克(上)

凤凰网房产 作者:周翔宇
2018-06-02 16:05

2010年,仍有“招保万金”光环笼罩的金地集团董事长凌克在首届中国地产人大会的舞台上挥舞手臂,向台下认真聆听的参会者灌输着他认为未来地产发展的三个趋势,他第一个观点就是,“未来的房子主要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

凌克没有想到,7年后这一观点以党的十九大报告的形式,出现在各个开发商的伸手可及的案头,电视里、报纸上,以及任何一个可能让企业放松警惕的时刻,只不过少了“主要”两字,文件用意非常明确——“房子是用来住的。”

凌克的好时代

38年前,一个还不用特意强调房屋居住属性的年代。

1980年是中国房地产发展的元年,改革先锋邓小平提出“出售公房,调整租金,提倡建议个人建房买房”的设想,第一次把房子定义为商品,拉开了住房制度改革的大序幕。由此开始,中国房地产正式成为了一个产业,开始了缓慢的种子发芽阶段。

走出大学不久的凌克稚气未脱,秉承了其在华中理工大学无线电专业理科生的气质:对外界极其低调,只做不说,凌克置自身于时代的浪潮之中。这个年轻人在湖北长大,老家在河南,既有河南人的朴实,湖北“九头鸟”的机敏也在他的身上表现淋漓尽致。

一种说法认为成名要趁早,但是直到凌克30岁的时候,金地集团还没有成立。

大学毕业后,凌克被分配到了一家军工企业做助理工程师。他当时觉得自己可以做到总工程师、厂长,很有希望。

但工作了几年,到80年代末,他又感到“无望”了,因为当时改革浪潮正盛,而军工企业无法融入市场经济,他认为没有前途。

所以他决定辞掉“铁饭碗”,到深圳找工作。经领导和朋友介绍,他加入了后来成为金地集团的“深圳市上步区工业村建设服务公司”。从一个工程师转变成一个小文员,虽然落差很大,但他觉得自己从此摆脱了无望的状态,重新朝希望走去。

那年凌克33岁,7年后,40岁的他才当上金地集团的CEO——1998年中,凌克正式全面掌舵金地。从此,金地金地翠园、金海湾花园等一系列广为同行称道的畅销楼盘,都打上了凌克的烙印。

凌克赶上了好时代。即便此前海南房地产剧烈增长的泡沫破裂催生了中国地产的首个调控政策。但是中国整个地产市场却在1998年迎来以“取消福利分房,实现居民住宅货币化、私有化”为核心的划时代改变,使得在新中国延续了近半个世纪的福利分房制度寿终正寝,“市场化”成为了住房建设的主题词。

理科生看世界

3年后,2001年4月,金地集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A股股票9000万股上市,成为1993年以来首批房地产上市公众公司之一。

凌克骨子里是一个敢于尝试,向外走的人,上市之后金地集团的全国化迅速跟进,截至2003年6月,金地集团已拥有8家控股子公司,总资产40亿元,净资产14亿元。

这一年,凌克与新股东金信信托筹划房地产信托的建设和发售方案,从当时金地正在与金信成立信托产品的管理机构和信托发行方案来看,第一期发行约2亿元,然后再逐步做大,凌克的“野心”很大:最终要做中国的房地产基金,这句话万科一直想到2015年才通过谭华杰口中委婉说出。

将金地与万科拿来一起比较是一件有意思的事,在中国地产界,“文科万科,理科金地”流传甚广。这也许是业内人士对曾经两家风格迥异的公司为人处事特点最精辟的概括。随着企业的发展两家公司情况在悄悄地发生变化,万科高管中有理科的人逐渐渗透进来。而凌克也已经由无线电专业过渡到管理工程硕士了,整个金地向外透露出“管理”和“国际化”的信号。

凌克掌控的金地在国际化道路上其实一直领先万科一个身位。早在2004年金地集团就与摩根士丹利房地产基金IV、上海盛融合作,共同处置银行的不良资产。一家房地产公司直接参与处置银行的不良资产在当时实属罕见,而凌克抓住银行改制要求的资产剥离处置的市场契机。

这一年,凌克仔细揣摩了金地集团的英文名,以前的英文名字叫Goldfield,直白的翻译背后满满的金钱味道,Gemdale,凌克确定了新的企业名称——Gem是宝石,dale是山谷。

但是王石的人生领先了凌克太多,凌克曾坦言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去美国读书,这一计划已在凌克心目中酝酿多年。不过,这位有着地产界“教授”之称的董事长实在太忙,工作、学习、陪家人和打网球占据着凌克日常生活的绝大部分时间。

凌克酷爱网球这项运动。金地集团也是深圳WTA和深圳ATP的主赞助商和国内的运营商,培养职业的网球运动员,从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培养,一直到他们成为专业运动员之后的经纪和赞助。

凌克曾在面对镜头时说过,想自己创办一所网球学校,自己是校长。最好能将学校开到美国,开到全世界。

但现实是凌克往返美国更多是带队访问纽约各大投行,迈出金地集团国际化发展的第一步。而后2008年,金地集团与UBS共同发起设立第一支由境内开发商主导的美元房地产私募股权基金,由此也拉开了我国房地产基金行业发展的大幕。

转折点

真正让金地落地美国的愿望直到2015年才实现,这一年金地集团深度切入美国市场,在旧金山、洛杉矶、波士顿等核心城市,投资地域横跨美国东西两岸。这一年,中国的海外房地产投资同比激增 50%,达到 156亿美元。

“长远来讲,我们需要面向国际市场,分享新兴国家经济增长红利,为此我们将不断提升把握国际市场趋势的能力,努力将业务推向全球,把中国城市化的经验与能力带向海外,并据此形成一个最具竞争力的、国际一流的复合型地产企业。”凌克曾经这样说。

金地集团的高级副总裁徐家俊甚至还在哈佛大学发表了演讲,从金地集团官网披露的近五千字的演讲记录中,徐家俊信誓旦旦,“前三十年,我们一直在发展住宅,而今发现物业服务是一块非常大的金矿。与前三十年不同,未来,发展商业地产将会更加重要,金地集团在中国会探索美国一样的apartment(公寓)类产品,同时探索与之结合的房地产金融业务。”

一直走在市场之前的凌克并没有预测到政策在2017年出现急转弯,内地企业的境外投资受到限制,尤其是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将受到严格审查。

从关注海外市场以来,摆在凌克面前最大的忧虑在于外界质疑金地“掉队”了。根据金地集团年报,2012-2014年,公司销售金额分别约为341.5亿元、450.4亿元和490亿元,2015年的617亿元涨幅也不到30%。

直到2018年公布上一财年数据,全年公司实现了1400亿元的销售额,同比增长40%。公司连续两年签约金额过千亿元,行业排名也稳居近年新高的第12名。即便从前的“招保万金”已经变为“碧万恒融”,但金地集团也许久没有这样的荣耀时刻了。

这一年,金地三十而立,凌克正式步入60岁。

延伸阅读

历史转折中的凌克(下)


[责任编辑:张英健(PO234)]

重磅推荐

金科天玺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