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人物∣被总理叫做“福清主义者”的老人去世了 ——凤凰网房产北京
有一种情怀叫故土难忘……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ihouse.ifeng.com/detail/2018_07_05/51516667_0.shtml

人物∣被总理叫做“福清主义者”的老人去世了

凤凰网房产 作者:王迪
2018-07-05 11:26

将自己置身时代浪潮中,商海沉浮,中流击水 。有人在商言商,缔造资本帝国;有人大肆敛财,甚至锒铛入狱。也有人感谢这个时代赋予的机遇,生于斯,长于斯,反哺于斯。

2018年7月2日18时24分,福建融侨集团缔造者林文镜在福州逝世,享年91岁,带着他对故乡的眷恋,落叶归根。林文镜拥有众多标签,“慈善家”“爱国侨领”“华人企业家”“融侨”“面粉王”……

三十多年前,为了改变家乡,林文镜放弃了印尼如日中天的事业,反哺桑梓。此后,修路、办校、建医院、自费建海港、开发江阴,林文镜的人生重心开始转向。

他曾说:“此生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要让我的家乡不再贫穷。”朱镕基送给他一个称号--“福清主义者”。这位坚定的“福清主义者”从此与家乡交织在一起,最终,长眠于斯。

福建“李嘉诚”

在福建,歌曲《爱拼才会赢》几乎家喻户晓。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首歌是闽商“爱拼敢赢”的性格写照;顺势而为、敢冒风险、合群团结、豪爽义气、恋祖爱乡,这一切在林文镜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在福建,林文镜甚至与李嘉诚齐名,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也尊称他一声“大哥”。

1928年,林文镜生于福建福清溪头村,为家中长子,家里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其父林洪宽在印度尼西亚做流动借贷生意。作为与李嘉诚同年出生的他,几乎没有人会预想到在多年之后他会成为名震南洋的商业巨子。他人生的转折点源于7岁时跟随母亲到印度尼西亚与父亲团聚。

事实上,当初中国下南洋有两大主力军,一个是潮汕人,另一个则是福建人。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勤劳吃苦、善于经商,诚实守信,于是两大主力军在东南亚各自建立起了庞大的生意网,潮汕人有正大集团的谢国民还有啤酒大王苏旭明,福建人有印尼前首富林绍良,后者则成为了林文镜后来事业上的合作伙伴。

17岁时,父亲病逝,为了养家糊口,林文镜不得不中途辍学、子承父业,接过父亲留下的店铺,从跑单帮开始闯入商海。凭借骨子里不服输劲头及闽商人天生的经商天赋,林文镜在南洋商海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1965年,林文镜在雅加达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华仁谊有限公司,以此为起点,林文镜创办起了涉及食品业、纺织业、水泥业、地产业、采矿业、航运业等20多家企业。

年少成名,为其事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贵人相助,则让他的事业如虎添翼。随着林绍良的出现,林文镜的事业步入新的阶段。

林文镜与林绍良两人不仅仅是同乡,还是多年的好友,林绍良比林文镜大11岁。林文镜平常喊林绍良为“叔”,一是同乡、二是尊称。在上世纪60年代末,林文镜与印尼首富林绍良开启了“合伙人”模式、强强联合,由林绍良的“英扎拉公司”与林文镜的“华仁谊公司”重组,创办了“华仁谊英扎拉”集团,也就是著名的“林氏集团”。

从公司构架上来看,以林绍良为董事长、林文镜为董事总经理,一个主内另一个负责对外,在股权、利益、决策等方面均对等及共享,这让两人产生了1+1大于2的效应,也让林文镜成为了当时世界第一INDOCEMENT水泥厂和INDOFOOD面粉厂的掌舵者,一时间,其合作经营的企业成为印尼首屈一指的大型财团。彼时,林文镜当时的名声一度超于李嘉诚,成为名震东南亚的超级富豪。

2005年,林文镜虽与林绍良分道扬镳,但并不阻碍二人在之后各自成就一番事业:林绍良为三林集团董事长,林文镜为融侨集团董事长。

“大哥”的福清情结

在福清,林文镜的威望很高,从十八九岁的青年到九十开外的老者都称他为“大哥”。

“大哥”林文镜为福清留下了无数个第一:融侨经济开发区,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第一个由回乡侨资创办的经济开发区;以林文镜父亲林洪宽名字命名建立的洪宽工业村是全国第一个村级侨办工业村,目前入驻企业已超过百余家;下垄港,福清历史上第一个海港;元洪港,福清历史上第一座万吨级码头。

在福清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没有林文镜,就没有福清的今天。”林文镜被当地人誉为“一个人造福了一座城”。

1953年成为一切传奇的起点,这一年,林文镜作为华侨代表回国参加运动会,家乡的落后令他记忆深刻。

此后30年,几乎是家乡最缺什么,林文镜就捐什么;路难走,修路;上学难,捐建小学、中学、师范学校。谈及回报,林文镜说,“如果你问我为家乡捐了多少钱?哪有儿子孝顺母亲还要记账的!”

但1985年,当57岁的林文镜再次返乡探亲,除了两个破败的工厂其他一无所有,百万“输血”换来的是家乡村民的坐吃山空。

1987年,在印尼事业如日中天的林文镜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为了家乡,回国“二次创业”,帮助家乡整体开发,实现从“输血”到“造血”的转变。林文镜将产业交给合伙人林绍良家族、以及弟弟等家族成员经营,甚至拒绝侨居国印尼总统入阁邀请。有消息称,当年林文镜身价达50亿美元,财富及威望名震南洋。

林文镜在福清全市干部扩大会上信誓旦旦地:“用5年时间帮助家乡建一个年工业产值5亿美元的工业区。”彼时,福清全县工农业总产值不过4.3亿元人民币。

为实现目标,林文镜自掏腰包进行全球引资,光是台湾就跑了100多趟。他主动找到政府,出资邀请海内外一批专家。值得一提的是,林文镜与时任福州市委书记习近平签订《帮助福清脱贫致富5年计划》,他也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与政府签订无偿改造家乡贫困面貌的华侨。

为了吸引台商投资将产业转移过来,他更是签署“军令状”,拿出身家性命跟大家一起赌,赌输了,他倾家荡产,其他人洒洒水走人。赌赢了,则有钱大家一起赚。

很多人认为他疯了。5年之后,他不仅顺利地实现当初的承诺,建成产值5亿美元的工业区,到2000年,工业产值便突破了50亿美元。随后,林文镜又给自己定下了第二个、第三个帮助福清脱贫致富“五年计划”。

期间,林文镜发现,福清没有港口,这成为了不少企业在福清发展遇到的第一只“拦路虎”。为此,他自费请人勘探、设计、建设了下垄港、元洪港,一举多得,既稳住了投资商,也增强了他们继续投资福清的信心。

1994年,为了实现江阴港的建设,林文镜沿着海岸线徒步走了500里路实地考察,特地出资请台湾专家以两岸共用的思路,对江阴半岛做勘测与规划,发现并建起如今年吞吐量近150万标箱的江阴港。建成使用不到两年,开通了国际干线十余条,仅一个5万吨级泊位,就迈入了全国十大集装箱港行列。2005年10月, 福建省政府将江阴港更名为“福州新港”。

林文镜曾经说过,第一次创业是为了养家,第二次创业是为了家乡的建设。“每当需要我做出重大抉择时,爱乡情结就会跳出来,成为行事的准则。”

即便与邓 小平从未谋面,可林文镜说“邓 小平是我的恩人”,没有邓 小平的改革开放,我这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回来报效祖国。

如今,在林文镜的努力下,福清这个当年经济实力排名福建第58位的小县城,已经跃升到第2位,年工业产值突破700多亿元人民币,2005年福清正式撤县建市,创造了“福清模式”和“福清速度”。

让自己的家乡富起来,仅仅是林文镜慈善事业的一部分。2001年起,他开始身体力行、尝试带领福清新侨组团到外省各地投资,投资项目多达400多个,投资金额超过100亿美元。据了解,在他的引领下,已有300多亿美元投入了江阴海港、西部开发和三峡水利建设中去。

2014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林文镜以24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在全球排名第303位,福建地区排名第一。“要多做善事,我的钱已经够多了,我不要再赚钱,我要送钱。”林文镜说。

林氏精神的外延

在探究林文镜的善举,不难发现,这源于自身的情怀,也来自血脉内根深蒂固的闽商情结。

闽商这个神秘的东南群体虽然奔走各地,但恋祖爱乡的心情始终像风筝线一样牵扯着他们。2012胡润慈善榜显示,闽商成为最慷慨企业家群体之一,闽商捐款额堪称全国之最,闽商曹德旺家族以36.4亿元的捐赠额蝉联“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近代,以陈嘉庚为代表的闽籍侨商倾家捐钱捐物更是最典型的例子。这种情怀,肆意生长,并源远流长。

在林文镜的身上则反应为,大爱之心不仅留在了每一个福清人的心中,也不同程度地影响了企业的发展轨迹。

融侨集团的诞生也与林文镜的福清脚印密不可分。1989年成立,以房地产开发为核心,融侨集团目前涉及商业、教育、酒店、物业、医疗、农业、港口物流、工业村等产业领域,拥有全产业拓展能力的综合性外商投资企业。

历经29年发展,2017年度销售总额已达562亿元,同比销售业绩增幅达到64.8%,排名全国房企销售金额第34位。

2016年6月,融侨公益进入专业化阶段,林文镜慈善基金会成立,原始基金来自其家族企业融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捐赠。富而思源,基金会定位为城乡社区服务推动者和资源提供者,发扬和传承林文镜先生爱国爱家乡精神回报社会。

据统计,目前,融侨累计为教育捐赠、城市建设、绿色公益、医疗救灾等社会公益事业捐赠逾10亿元,成立两年来,基金会已经捐赠逾1000万元。

在福建福清市北门外的阳下溪头村,有三座大小相近的两进三落四合院式民居靠西侧的就是林文镜故居,故居内有一副楹联,“华胄毓人龙堂构继承想见成功不易,高门看驷马规模宏大还宜兴德为邻。”这是林文镜对自己的要求。

少年丧父,白手起家;搏击商海勤勉于心,满载财富重归故里,他带着魂牵梦萦的福清情结和回报家乡的梦想在福清这片土地上造福乡里,几十年如一日地倾注着无尽的热忱和激情。作为“拓荒精神领袖”的一代富豪林文镜,其赤子情怀终将被历史所铭记。


[责任编辑:王迪]

重磅推荐

金科天玺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