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GBL.protocol&>s0.ifengimg.com/2015/04/09/house2_535ca19b.jpg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ihouse.ifeng.com/pic/2016_12/21/38878410_0.shtml
0/0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无锡市的繁华街灯之下,隐藏着一间大旅馆,因为这里有无锡城绝无仅有的低廉房价——每日只需6元,吸引形形色色的各路过客。这里一直成为底层劳动者的栖息地,他们收入微薄,但相处融洽,绝大多数人都是老朋友,从来没发生过争吵、斗殴。逢年过节时,还会你一个菜我一个菜拼凑在一起,喝上几杯,热闹一番,有时老板娘还会请客。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旅馆的老板娘是64岁的退休工人顾其梅,不为钱财,苦心经营,艰难地维持着。2000年她刚承包时,每日房费5元钱;十多年过去了,价格只涨了1元。一些灶具、厨具、燃料等,都是老板娘免费提供给住客公用的。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她长期在无锡做小生意,卖床单、被套等,已在大田岸住了15年。她上街售卖时经常被城管驱赶,有一次城管一上午来了4次,一包床单被没收,要罚款300元,她反复求情,谎称儿子是傻子,儿媳妇闹离婚跑了,方才作罢。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是无家可归者,住此8年多。老婆跳河自杀了;一个女儿原来是教师,患病后离婚,也因没有与学校签订劳动合同而被辞退。据他自称:所住房屋2006年被拆,回迁房则迟迟没有落实,为此他曾到区政府上访。现在他作为失地农民能领到每月500元,另有老年人补贴100元。他患有糖尿病、前列腺炎等,每月吃药需花费200多元,时常靠朋友接济。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卖老鼠药为生,住此4年多。近期在学习驾驶理论,准备考驾照。有一次在曹安新村被市场管理的保安抓住,扬言要送派出所,后来由老板娘出面,被保安敲诈了1200元,并同意不开具收据,才得以脱身。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自幼身体残疾,乞讨为生,2010年2月住进大田岸旅馆。其父亲原是村书记,他排行老三,4岁时得病,父亲忙于工作,母亲没及时送医,后来引发小儿麻痹症,双手畸形、残疾。父亲在世时交代,由长孙李杰负责他的生活及养老。他每天外出乞讨,乞讨所得都交给侄儿。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的营生是收购旧手机等,住大田岸旅馆20多年了。他非常勤劳,每天最早外出,最晚回来,有时骑自行车到四、五十公里远的新区硕放做买卖,大家称他为“劳动模范”。平时省吃俭用,患有糖尿病等,生病了也不进医院,能熬则熬,病情严重时竟然抱病乘长途汽车赶回老家,说老家看病便宜。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她靠卖被套、床单在无锡生活18年多。曾经她也风光过,在东北做生意15年,最多时一年赚了近20万,当年已是不小的老板。1987年被骗走价值70多万元的货物,从此负债累累,日子一落千丈。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卖气球、文具、玩具等,住此8年多。当年考大学差2分未被录取,从此改变了命运。他写得一手好字,据他说:村上很多党员的入党申请书都是请他帮忙写的。他曾在老家因造假酒被抓,2006年来无锡做小买卖。2013年夏天,他叫在郑州医科大学上大二的儿子来无锡卖气球,第一天赚了25元。他说就是要让儿子知道赚钱的不易。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卖豆腐乳维生,每年住此半年多。他于1976年参军,曾当过班长,还参加过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荣立过三等功,退伍后当过6年大队书记。身为中共党员,一本由中共中央组织部印制的“流动党员活动证”一直被他随身携带,必要时以证明自己的良好身份。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做护工,奔走于各个医院,已经住此8年多。他自幼身体残疾,驼背,没有成家。名片上自称:无锡市万事兴保姆公司经理,做护工22年,护理2600余人。善于交际,能说会道,自我感觉啥都精通,甚至于有些清高。喜欢面食,胃口也特别好,一顿能吃掉一大盆面条。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卖儿童玩具,秋冬季烤地瓜、玉米等,住此7年多。他喜欢买膘肉烧菜,说是油多,有肥肉吃就很满足了;每天晚上喜欢喝点散装白酒,2斤装的一塑料桶7元钱,每3天喝一桶;抽的烟也是最便宜的黄果树,2元一包,但每天要抽3包。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兄弟7人,他排行老小。1993年参军,在陕西省宝鸡市某消防部队当兵三年,曾担任过班长、司务长、县消防站站长等。退伍后外出打工,在建筑工地干过,也当过保安。他每天三顿酒,经常喝醉,后来不愿上班,选择了捡废品谋生。最后他搬出了大田岸旅店,过起了流浪生活。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是面塑艺人,是大田岸旅馆最老的住客,已经住此22年了。常年在无锡摆摊捏面塑,农忙季节回老家。每天背着小木箱,在公园门口、街头闹市等处,为小朋友们捏出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面塑,由于成本很低,全凭手艺,收入还好。经过多年努力,前年已经在老家盖起了楼房。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为了寻找失踪5年多的儿子,每年农闲时来无锡几次,每次住几个星期。他老婆去世多年,含辛茹苦培养唯一的儿子王兆明。儿子考上常州工学院,大学毕业后,在无锡衡器厂、崇安区政府等工作过。儿子多年不回老家,2008年以后就彻底失去了联系。为了寻找今年已经40岁的儿子,他每年奔波于高邮与无锡之间。曾经在城中公园被骗子骗过几百元钱。有时在寺庙的烧香处乞讨,以维持基本生活。

  • 这家旅馆每天房租只需6元 里边的人生活竟如此悲惨

    他是宾馆勤杂工,在大田岸旅馆住了十几年。他是上门女婿,而且脾气很差,老丈人则是大队书记,总是看不起他,后来逼女儿与他离婚。他离家出走后长年旅居无锡,希望有朝一日让老丈人刮目相看。曾经在无锡和平电影院附近摆摊修理自行车,被同行打得鼻青脸肿。现在在无锡某宾馆负责打磨、清洁大理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