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https://d.ifengimg.com/w120_h90/x0.ifengimg.com/house/2021/11/30/036c1755319c3ab0050adb04bab15dd8.jpg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ihouse.ifeng.com/pic/2021_11_30-38914057_0.shtml
0/0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在风景壮丽的涠洲岛上,一位六旬老人凭借着一头牛,一副手套,一根铁杵。花了30多年,搬运了200万块石头,建起了一座简易且温馨的避风港,无数个春夏秋冬,是什么支撑着他走下去?说百姓故事,品百味人生,本期子牙童趣咱们老百姓就带领大家一起来探寻这位老人陈光权的故事。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陈光权,1953年出生于广西省北海涠洲岛,是涠洲岛的一名普通岛民。由于地势原因,涠洲岛东面没有港口让出海的船只停靠。 岛上的岛民又世代靠着出海为生,这就增加了出行的困难。从小生活在岛上,陈光权并不懂没港口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他只知道看海,吹风,听海浪声,欣赏风景。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人生中的意外降临了,他的人生轨迹也被改变了。 天有不测风云,1986年,涠洲岛遭遇了难得一见的大台风,东面100多艘渔船正在海上往家的方向行驶。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由于西面的港口距离遥远,风浪咆哮而来,速度飞快,卷起了几人高的水花。这些渔船已经没有时间去港口躲避,只能眼看着海浪一点点地把它们吞噬。 船只就像海上漂浮的芦苇,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只能任由海浪将他们从水里捞出再卷入。待到一切风平浪静,海面上漂浮着全是掀翻的船只以及木头碎棒,岛民们损失惨重,血本无归。 看着眼前的景象,陈光权觉得心中意难平,他想既然没有港口,为什么不自己建造一个呢。他心中有了想法,可是心动不如行动,他在心中规划了版图。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从这时起,他下定决心要在岛上建出一个避风港。 说干就干,他先去东边考察地形,又做了详细的评估,最终决定在东边的一条小岔沟作为建造地址。 但是这条小岔沟正对着风暴的方向,平时风急浪高,站稳都是一种奢侈,更别提在此地开工,这也是很多人放弃建造的原因。 陈光权没有止步,他觉得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清点了自己那简陋的装备,他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建造。这一建就是半生时光。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当时,陈光权只有一头牛,一辆自制的简陋的牛车,一把耕田用的铁耙,一根铁棒,一副纱制手套。 这些工具在我们看来什么都不能做,可是在陈光权手中却成了建造港口的重要工具。陈光权去往较远的山间,用铁棍撬开废弃的石块,一不小心便划破了手指。 因为石块的重量足足有几十斤甚至上百斤,他独自一人把石块弄到牛车上,用肩膀扛,用肚子顶,用腿支撑。 他的手上胳膊上肚子上经常布满了青紫的淤痕,破皮流血也是家常便饭,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每次来到杳无人烟的地方搬运石块,身边只有一头老黄牛陪着他。装上了石块,他们又一起晃晃悠悠地往回走,寂静的道路上,只听到车轮轱辘转动的声音。 走在海边,在太阳的照射下,在沙滩上留下了长长的影子,一人,一牛。有时去他走过的地方,还能看到地上湿透的脚印,或者是点点血迹。 陈光权运来了石块,接着用铁耙来清理沟里的沙子。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因为沙子是软的,陈光权需要站在沟里,海水经常漫到他的脖子,甚至是盖过他的头顶。 他的衣服充满了海水的味道,因为泡久了,晾干之后就变得硬了,穿在身上摩擦皮肤。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沙子总是随着海浪不断地冲回沟里,陈光权一次又一次地清理着,好多次他都被海水淹没了,危在旦夕。他用生命在建造这港口。 经历了无数的风吹日晒,陈光权变得黝黑。一年四季,风雨无阻。夏天,烈日炎炎,沙子烫熟了,路面泛起了白色的烟,陈光权汗流浃背,衣服干了又湿。 老黄牛也张着嘴“哈哧哈哧”,仿佛在说“主人,太热了”。冬日,寒冷刺骨,北风无情地打在身上,脸红了,嘴紫了,四肢僵硬了,可还是要去那冰凉的水中填着石块,挖着沙子。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1989年,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建造了部分堤坝,却在一场台风中被海浪冲垮了。屋漏偏逢连阴雨,石块也全部被冲走了,之前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毁于一旦。这对于陈光权来说是个多么打击的消息。即便如此,他也没放弃。他告诉自己,一起重来。他又重新研究了堤坝的形状,想到了最为牢固的办法。 拉石料,砌堤坝,陈光权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这件事上。 有人问陈光权值得吗,把自己的大半生耗在上面,陈光权说值得。由于长期搬重石,陈光权经常咬牙,后来导致牙齿松动,脱落。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但陈光权说牙齿掉光了也不后悔。他的这份坚持慢慢感动了周围的人。大家都看在眼里,只要空闲,都伸出援手,帮他一起撬石块,挖沙,砌堤坝,搬运石块。这是一件造福大家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白驹过隙,时间无情。岁月在陈光权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他的眼睛慢慢开始凹陷了,眼角处的皱纹一道道加深了,脸上的红润被苍白替代,那婴儿肥的脸颊消瘦了,颧骨开始外凸了。皮肤更黑了,只有那一双眼睛依旧明亮,充满光芒。 日子一天天过去,老黄牛不再是原来的老黄牛,可是陈光权和老黄牛的背影如同电影,一次次地走去,一幕幕的重复,来来往往。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陈光权的影子,最初的笔直挺拔,逐渐开始弯曲,像一座小山,又像一个港湾。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陈光权依然一块一块地砌着堤坝。人们常说做一件事很简单,坚持做一件事,却很难。30年如一日,每天超负荷的劳动,几千斤重量来来回回地拖运,老黄牛累死了20多头,陈光权也不再年少。 在陈光权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港口终于建好了,名叫“马拉港”。这个港是陈光权毕生的心血,它那每一块石头,都染着陈光权的汗水和血泪,刻着陈光权的影子。 陈光权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打渔回港的船只有了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

  • 六旬老人“愚公造港”徒手搬200万块石头,累死20多头牛

    陈光权为我们上演了现实版的“愚公造港”。现在的马拉港里面停了很多只渔船,大家从心底感谢陈光权,每次出海回来总会给他留下些新鲜鱼虾。在面对记者的采访,他回答朴实,直言这并不值得骄傲,只是做了认为对的事情。 在涠洲岛,流传着一句话“轻霜打死单根草,狂风难毁万木林”,他们懂得同船合条命的道理,可以牺牲小我来成全大我。 如今,68岁的陈光权,身影依然在岛上,每天他都要去港口巡逻,他说要守护好它。而300多米的马拉港也继续写着属于它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