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https://d.ifengimg.com/w120_h90/x0.ifengimg.com/house/2023/09/26/83976edba3a15f7383dac9b92ac85654.jpg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ihouse.ifeng.com/pic/2023_09_27-38917643_0.shtml
0/0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在一千年前的建筑工地上,不列颠工匠们从古老的哈德良长城上剥下砖石,用于修建一座座中世纪城堡和修道院。而在遥远的东方,奥斯曼苏丹治下的埃及清真寺上,处处都可以看见伟大金字塔的残存“皮肤”。现今留存的意大利文艺复兴建筑上随处可见盗石贼们的杰作——罗马斗兽场的碎片,而十个世纪以前,罗马斗兽场的建筑材料又来源于蒂沃利地区的古老采石场——我们现在仍然能从那些著名的“罗马地陷”中,看到那些采石场存在的痕迹。(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在前工业时代,掠夺历史的碎片往往是新建筑开始的方式。然而,这却不是今天的工作方式。如今,建造新结构开始于瓦解旧的结构,而这种瓦解对新结构往往是毫无贡献的。将旧的碎片运走,然后以同样的方式运来更多全新的碎片。这些步骤的每一步都贡献了更多的温室气体。除此之外,建筑在继续运营的过程中,也在不断的向环境排出惊人的碳。如今,建筑贡献了全球约40%的碳排放,仅仅是生产我们所使用的混凝土和钢材就增加了近16%。(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那么,如果建造就是污染,就是创造那些会不断污染环境的物质,我们又应当如何去在建造环境中去创造一种真正的“低碳措施”,同时保证这不是某种数据上的假象呢?两年前的COP26(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标志着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对建筑环境部门关注的一个新高峰——多达一整天的议程以及超过120场活动用于讨论建筑相关的话题。然而,根据当年的《全球建筑状况报告》,建筑行业的脱碳水平较往年甚至有所下降。(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COP27埃及馆的设计者说:“我们做的远远不够,而这是因为建筑行业直到很晚才加入这一问题的讨论”。这似乎在督促每一个建筑从业者回头审视——建筑行业的低碳措施,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问题?(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随着对环境恶化和可持续发展的关注成为主流。许多公司都在寻求改善他们的商业行为,向着更可持续的商业实践进行转变。在那些试图提高可持续发展绩效的公司中,耐克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据估计,耐克公司在物流、零售、分销、制造和管理等领域总共产生了超过300万吨二氧化碳。(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为了解决庞大的碳排放问题,耐克在1993年开始实施“旧鞋回收”(Reuse-A-Shoe)计划。通过与非盈利组织“美国回收联盟”(National Recycling Coalition, NRC)的合作,耐克在美国组建了大规模的回收网络,并在每收集5000双左右的鞋之后,通过两个回收中心将旧鞋运输至回收工厂。回收工厂从鞋子的不同部位提取三种特定的材料——从鞋底提取橡胶、从鞋底夹层提取泡沫以及从鞋面提取纺织品材料,并将这些材料用于足球场、棒球场以及硬木篮球场的建设中。(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据统计,有将近10%的旧鞋进入了耐克的“旧鞋回收计划”之中。这无疑是一项令人钦佩的举措。然而更多的研究表明,耐克的这一项目在减少对环境的影响方面所取得的受益是值得令人怀疑的。耐克的“旧鞋回收”计划为更多降低碳排放的项目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审视视角,即项目是否在整个生命周期之中减少了碳排放量,而不是在易于宣传的表面减少碳排放的同时,向大气排放了更多隐含的碳。(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衡量一座建筑物如何影响如今的环境是一件复杂的事情,而由于有时建筑师需要通过数据证明出超出实际的好消息,这一情况变得更加困难。一系列激进组织发表了一本名为《Not Zero》的怀疑性读物,指出了现如今的零排放通常是只是一种环保版的簿记噱头。建筑行业总是通过将来减少的碳排放量来弥补当前已排出的碳,并将其称为净零排放。然而,无论是负碳还是正碳实际上都意味着几乎相同的事情:从空气中去除超过注入量的碳排放,而这是否能真正起到作用是十分值得怀疑的。建筑师通过这种方式来“回收”那些摩天大楼的碳排放,透支着未来,来弥补现在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建筑作家弗雷德·伯恩斯坦(Fred Bernstein)在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隐含碳课程。他说:“如果我们现在释放足够的碳来引发真正的气候灾难,那么50年后我们的电器效率怎样都是无关紧要的。”(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Foster+Partners在伦敦的彭博大厦(Bloomberg Building)赢得了2018年的斯特林奖(Stirling Prize),部分因为建筑在环保方面颇下苦功。建筑拥有一个覆盖着金属鳞片的遮阳立面,抛光的铝天花板可以极大程度上反射光线、柔化噪音并且冷却空气,从而构成一个用于节能的集成系统以降低制冷方面所产生的碳排放。然而这一建筑能在运营中减少碳排放归功于大量铝、铜、钢、砂岩、玻璃和木材的帮助,而这部分所增加的隐含碳排放是不可估量的。(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单单建材生产的过程中,碳排放就近乎是无法避免的。正交层板胶合木技术(CLT, Cross-Laminated Timber)往往被认为是环保意义上的混凝土和钢材替代品,通过利用阳光、雨水滋润的木材进行建设的建筑往往比钢和混凝土更加拥有环保效益。然而,即便是木材也是值得令人怀疑的。无论是将原木切割成木板,还是用防火涂料处理木材并将它们进行组装,每一步骤都会产生大量的烟雾与温室气体。2018年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俄勒冈州的木材工业是该州的主要污染源。(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负责COP27埃及馆的建筑师莎拉·巴图蒂(Sarah El Battouty)在埃及细部沙漠完成的太阳能村巴哈雷亚(Bahareya Village)即是通过了本土的建筑技术以达到减少碳排放的目的。该综合体被称为“中东和北非地区的第一个碳中和项目”,整合了本土的被动冷却技术,通过抬高建筑地基、使用当地热质量高的石材覆层以及通过悬臂式遮蔽物控制暴露在光线下的空气量等方式,无需空调即可将室内温度降低多达10℃,成功降低了建筑的运营成本。(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无独有偶,浙江安吉以当地竹产业为根基,进行从传统农业的角度介入地方产业发展的尝试,并对周边环境贡献了可观的环境效益补偿。素有“中国竹乡”之称的安吉县,竹林森林植被碳储量超过134万吨。通过整合利用、统一流转当地40万亩的竹林资源,当地以竹林运营作为主要的经济增长方式。并极大发挥了当地竹林的固碳潜力。(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2021国际竹建筑设计大赛以“道法自然,构筑东西”为主题,在浙江安吉举办。大赛促进参赛作品遵循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原则。竹建筑,作为低碳生态建筑的又一思路,加入了安吉竹产业的集合体之中。(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现如今,城市已经被硬质化场地和钢筋混凝土森林所占领,现代建造技术磨平了我们自古以来为建筑赋予的地方性。然而,乡村振兴的革命也在同时展开。人们开始挖掘将乡村作为生存和重新安居之地的可能性,把生活重新带入自然中思考。让人们通过自然的、田园理想式的方式思考绿色可持续建筑的发展前景。(来源:楼上楼)

  • 从回收耐克到回收摩天大楼,建筑行业如何“真”低碳?

    在DEEP GREEN上,策展人们曾经向当今的建筑师们发问:“在传统乡村社会接近凋零,乡村建造体系消失断裂的背景下,还能有真正的乡村吗?”这一问题的答案,或许同时也是“是否存在真正的低碳建筑”的答案。(来源:楼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