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s0.ifengimg.com/2018/02/01/fangchan_d0c0fd07.png
中国最低调地级市 “有钱”只是它的保护色 - 凤凰网房产北京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ihouse.ifeng.com/news/2021_06_14-54288654_0.shtml

中国最低调地级市 “有钱”只是它的保护色

新周刊
2021-06-14 08:43

人均GDP第一,这座地级市做对了什么?

“辉煌时刻谁都有,别拿一刻当永久”,无锡人对这句话的理解,想必比很多人都深刻。曾因“苏南模式”的春风而勃兴,如今又随着时代的浪潮而翻涌,无锡丝毫不惧怕用刮痧剔骨的方式寻求新出路。

前不久,随着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的公布,全国各大城市人均GDP也相应出炉。无锡打破深圳保持了35年的领跑纪录,登上冠军宝座。

作为排名前十中少有的非直辖、非省会、非计划单列城市,无锡此次登顶,让不少外地网友“看不懂”。

即便是在江苏省内“十三太保”当中,无锡如今的GDP也只能屈居第三,却能在“人均GDP”这一项上赶超北上广深,着实让人意外。

但无锡的成功又早有预兆。2017年,无锡地区生产总值首次超过一万亿元,成为江苏第三个跻身“万亿俱乐部”的城市。同年,无锡诞生了首家营收千亿级别的企业——海澜之家(7.610, 0.00, 0.00%)。

“用中国万分之五的土地,生活了千分之五的人口,创造了中国1.2%的GDP”,这是无锡这座城市的现代注解。

很多人只知道苏锡常的富裕之名由来已久,却并不清楚,历史上,无锡的GDP曾超过省会南京一倍之多,有“小上海”之称。

无锡,一直很优秀,一直很低调。

低调的无锡,一直在悄悄努力着。

“小上海”的辉煌与转型

人均GDP悄悄爬升至全国第一,这并不是无锡唯一可为外人称道的成绩。

目前,在这座人口仅655.3万的城市里,已经有14家中国企业500强,26家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18家中国服务业企业500强,26家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四项指标均位居江苏第一。

再看作为城市经济发展“风向标”的上市公司数量,截至2020年底,无锡拥有90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达1.2万亿元。千亿级别的公司有3家,数量超过了南京、长沙、重庆、成都等热门二线城市。

5月21日,华顿经济学院发布“2021中国百强城市排行榜”,无锡“挤掉”天津、重庆两座直辖市,冲进前十。

当清末年间的知县廖纶立于太湖边,提笔一挥,写下“包孕吴越”四个大字时,也同时在无锡的历史基因里刻下了浩瀚磅礴的发展趋向。

北倚长江、南濒太湖,位于长三角几何中心的优越地理区位给了无锡敢想敢拼的底气。京杭大运河从这里穿城而过,无锡自古以来就是鱼米之乡,“米、布、丝、钱”四大码头造就了无锡的经济繁荣。

无锡位于长三角中心地带。

一百多年前,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让无锡在苏南地区脱颖而出,无锡一夕之间化身为中国民族工商业的摇篮和勃兴之地,制造业成为无锡的命脉所在,“小上海”的名号由此而来。

1983年,费孝通在《小城通·再探索》中正式提出“苏南模式”:农民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乡镇企业,乡镇企业以集体经济为主,乡镇政府主导发展,市场调节为主要手段。

在丰厚的商业底蕴和强力的改革护航之下,以苏锡常三市为代表的苏南地区杀出一条农村工业化的“血路”。1989年,苏南乡镇企业创造的价值在农村社会总产值中已经占到了60%,2003年,苏锡常三市下辖9个建制县(市)全部挺进全国百强县名单。

纵观近现代以来几十年的城市发展史,无锡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然而,任何城市的前行之路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无锡的经济奇迹背后,也悄悄埋下日后产业结构失衡的伏笔。

据江苏省统计局发布的报告,90年代后,无锡重工业得到了较快发展,到2007年,重工业比例已达76%,工业结构重型化,高端制造业薄弱,转型升级压力大。

最典型的案例是“无锡尚德”的破产重组。

作为曾经的全球四大光伏企业之一、中国光伏行业绝对的老大哥,无锡尚德太阳能(6.440, 0.00, 0.00%)电力有限公司的股价在2008年一度上升至90美元大关,董事长施正荣一跃成为当时的中国新首富。

但随着2011年之后,欧美对光伏产业设置诸多壁垒,尚德的外部环境渐趋紧张,逐步丧失欧洲主要市场。

为了挽救这个曾给本地带来数万就业岗位的龙头产业,无锡不可谓不支持,政策贴补、资金支持,甚至划拨土地、建设产业园区,但最终都没能挽救本地光伏产业的颓势。

太湖蓝藻污染也是那段时期给无锡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事件。

2007年5、6月间,太湖爆发严重的蓝藻污染,造成无锡全城自来水污染,生活用水和饮用水严重短缺。有亲历者描述,当时隔着太湖几公里都能闻到一股臭味,自来水管里的水和下水道的一样臭,居民只能去超市、商店里抢购桶装水洗菜做饭。

民间普遍认为,太湖污染的一大原因是周围大量排污的化工厂。此后,这座因工业而兴旺的城市,开始加速转型。十年间,太湖流域关停数千家化工企业,拆除、取缔和迁移众多禽畜养殖场。

“辉煌时刻谁都有,别拿一刻当永久”,无锡人对这句话的理解,想必比很多人都深刻。曾因“苏南模式”的春风而勃兴,如今又随着时代的浪潮而翻涌,无锡丝毫不惧怕用刮痧剔骨的方式寻求新出路。

中国最牛地级市之一,只是养老圣地?

对普通无锡人而言,很少有人在意“小上海”的虚名,也很少有人均GDP全国第一的优越感,家乡在他们眼中,更像是一座极其宜居、适合养老的“小镇”。

阳山水蜜桃、甘露青鱼、太湖三白……无锡人绝不会在“吃”这件事上亏待自己。

2018年4月,滴滴、美团和饿了么发起外卖优惠混战,首选地就是无锡。

江苏省第一家LV专卖店、第一家Apple Store,也都选择入驻无锡,而非省会南京和经济指标更为亮眼的苏州,证明无锡在消费力上一直被青眼相待——这座城市的人,懂得花钱,也懂得生活。

红豆集团、海澜集团在此发家,做大做强;脑白金和黄金搭档从这走出,成为早年中国电视广告业的传奇产品……这都是无锡在服装纺织业、医药制造业积蓄深厚的佐证。

穿上全套“海澜之家”,周末到鼋头渚赏赏樱花,回家顺便买几箱脑白金和黄金搭档,无锡输出的可是一套生活方式。

兴致来了,你还能绕着江浙沪玩一圈。无锡刚好位于上海、南京、杭州的铁三角中心,坐高铁去上海、杭州只需1个多小时车程,到南京只需50分钟车程。人人都标榜自己是“江浙沪后花园”的年代,无锡无疑更有底气。

毫无疑问,为居民提供最适宜的居所,是城市能给予我们的终极价值。有趣的是,隔壁的苏州也曾入选中国最宜居城市榜单,也和无锡一样,以经济发达著称。而这两座城市所面临的瓶颈,在很多时候也是相似的——普普通通的地级市身份。

榜单公布后,有本地人冷静地进行分析:无锡人均GDP之所以能够成为全国第一,一方面和本身的工业发展分不开,另一方面也要“归功于”人口并不多。

根据第一财经对全国42个重点城市的人口净流入情况的梳理,截至2019年,无锡净流入人口156.32万,作为对比,深圳的净流入人口为793.17万,是无锡的五倍。

可以说,很多无锡人都是被宏观经济数据“平均”了。虽然无锡2020年的人均GDP已经达到16.58万元,超过2万美元的发达国家门槛,但是居民可支配收入只有57589元。

这一数字当然并不算低,但和周边突破6万元大关的苏州、杭州和南京相比,无锡对外来人口的经济吸引力就略显暗淡了。

为什么无锡对外地人吸引力偏弱?归根结底,很大程度上还是相对较低的收入和相对偏高的消费水平,并不出众的平均工资,消费水平却不比南京、苏州低多少,一个从外地来到长三角的青年很容易用脚投票。

去年12月8日,《无锡市户籍准入登记规定》正式开始实施,新规大幅降低外来人口落户门槛,全面取消了高校和职业院校毕业生、留学归国人员、技术工人等群体的落户限制,希望借此引进学历型技能型人才。

在全国热门城市纷纷加入抢人大战的当下,无锡新规能发挥多大的作用,还要留待时间检验。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座从2200年历史中走来,把工商业镌刻在骨子里的城市,绝不会轻易放下自己的雄心,一次又一次转型,它自会在风起云涌的时代浪潮中,交汇碰撞出新的答案。

宜居的无锡,怎么留下年轻人?

作为曾经“苏南模式”的两大排头兵,苏州和无锡常常被人放在一起比较。近些年,两座城市也在不断的比较之中,逐步调整城市坐标,竞争又共赢。

苏州的GDP在1997年就已超过南京,2011年,苏州GDP突破万亿大关,比南京早了5年,比无锡早了6年。

无锡也在不断奋起直追。去年9月,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发布“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无锡和苏州的入榜企业数量持平,都是26家,并列省内第一。

2020年也是无锡重大产业项目招引成绩最好的一年,累计引进50亿元以上项目33个,科技贡献率由63%升至66%,保持全省第一。

同年,苏州高新(4.750, 0.01, 0.21%)技术企业的申报数、认定数、净增数和有效数也创历史新高,年末有效高新技术企业逼近一万家,继续位于全国第五,仅次于四大一线城市。

论招商和科技创新能力,苏州仍是绝对的省内老大哥。

论文化,千年姑苏从来都是人间天堂,苏式园林自成一派;昆曲被誉为“百戏之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唐伯虎在这里显亲扬名,干将莫邪在此铸剑。

与苏州的娟秀大气对比,无锡显得更加务实进取。

当顾宪成在东林学堂写下“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对联时,无形之中也奠定了无锡人的城市精神,并在之后培养出钱锺书、杨绛这样学跨东西的现代文人。

今天的无锡,站在发展的中位线上——一条典型江南水乡和现代工业化城市的中位线。它的城市活力,日益具象成为真实可感的消费方式、生活细节和文化成果,通过每一个无锡人的生活,而凝炼成为这座城市的精神气质。

无锡的未来往哪里走?这个问题需要生活在无锡的人们自己来回答。

在各大城市纷纷将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作为发展的新指标时,我们找几位“新无锡人”聊了聊。

大学毕业后误打误撞来到无锡工作的陈辉,并不觉得无锡就是自己的归宿,他更把这当成自己“逃离北上广”的最佳选择。同时他也偶尔担心,朝九晚五的工作和缓慢的生活节奏会让他彻底和大城市脱轨。

来到无锡打拼将近三年的阿冕,却已经将无锡视为自己的第二故乡,舒适的生活氛围和相对低廉的房价让他已经开始考虑在无锡买房。在他看来,无锡是一座既适合养老,又能激励你奋斗的城市,关键在于,来到这里的年轻人,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是否能够留住这些形形色色的年轻人,继续缔造新的繁荣,这就得看无锡这座千年城市的智慧了。


点击查看完整内容
标签: 万亿俱乐部 城市 住房 【责编】 黄晓琳(PO311)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房产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上一篇: 下一篇:
百科推荐
楼盘推荐 更多
推荐阅读
2021年8月5日淮安全市房屋销售每日交易行情
凤凰网房产淮安站
00:00
报告
第二次集中供地拉开序幕:品牌大房企或受益
中国网客户端
00:00
观察
华润置地携手雪花啤酒 将塑造啤酒文化中心
观点地产网
00:00
房企动态
阳光城:拟以旗下物业公司换取万科万物云4.8%股份
澎湃新闻
00:00
房企动态
李嘉诚参与创办的地产基金ARA出售,ESR超330亿接手
澎湃新闻
00:00
观察

金科天玺


查看详情